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丁志杰放松或取消头寸上限皆可能

2018-01-11 17:23:49

丁志杰:放松或取消头寸上限皆可能

本报 商灏 北京报道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近日在接受《华夏时报》专访时说,人民币价格变动空间的扩大,使得外汇市场参与者可以根据市场供求情况以及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对汇率的预期,做出灵活的调整。允许银行扩大结售汇综合头寸下限的决定,应该是人民币对美元日浮动区间的一个配套协调措施,其本意在于完善市场外汇基础设施、赋予市场参与者更大自主权。

可正可负可做多做空

《华夏时报》:你个人如何评价人民币对美元日浮动区间扩大一倍以及对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实行正负区间管理?

丁志杰:首先,人民币对美元浮动波幅的扩大,以及允许国内外汇市场参与者持有人民币对外币多头头寸的决定,都是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深化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重要举措。价格变动空间的扩大,使得外汇市场参与者可以根据市场供求情况以及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对汇率的预期,做出灵活的调整。第二,绝大多数的正常情况下,完全可以满足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有管理浮动的需要。

允许银行扩大结售汇综合头寸下限的决定

丁志杰放松或取消头寸上限皆可能

,应该是人民币对美元日浮动区间的一个配套协调措施,其本意在于完善市场外汇基础设施、赋予市场参与者更大自主权,以增加外汇市场深度和广度。尽管实行分类管理,但头寸可正可负,也使得银行有更大的空间可以根据自己对汇率的预期进行资产配置,这包括做多和做空。

很难说被高估或是低估

《华夏时报》:外电评说人民币只是在通往自由浮动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犹如从禁闭室移入普通监室的囚徒,虽说有了舒展空间,却仍未获得自由身。你怎么看?

丁志杰:本次改革主要是扩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日波幅,但如果中间价固定不动,即使日波幅扩大到5%,人民币汇率机制可能仍是一种固定汇率制度,由此来看,现在迈出的重要一步,肯定不是最后一步。

《华夏时报》:人民币币值是否仍被低估?被低估多少?

丁志杰:2009年1月我接受《人民》专访时就曾说过:从2008年7月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大体稳定的市场表现看,人民币汇率已接近均衡汇率水平,目前应保持汇率的相对稳定;随着汇率形成机制的不断完善,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不管升值或贬值都是正常的,也是可能的。2010年6月,中国再次进行汇改,让人民币汇率兑美元升值超过了8%,特别是去年第四季度之后,欧债危机爆发,全球的避险情绪使得资金回流美元,也造成了通过香港向内地传导的人民币贬值的压力,确实令人民币升值预期出现了分化。

另外我们看到,去年以来,中国的经常项目包括贸易项下的顺差的减少,反映了中国国际收支顺差规模已降至国际公认的4%正常区间水平以下。

但现在还很难说人民币一定被高估或是低估。一些判断分析认为未来人民币还会继续升值,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因为如果汇率是由市场决定的话,未来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更多是反映经济基本面的变化。现在看,中国经济仍然呈现稳定持续增长的趋势,欧美仍在深受危机困扰之中,这样的背景,决定了人民币在未来必然是一种强势的货币,但很难再像过去那样只是单边升值,而是总体上呈现有升有贬的态势。

重回强制结售汇

几无可能

《华夏时报》:投资者表达自主结售汇意愿的重大技术阻碍被清除之后,我们能看到什么?

丁志杰:中国的自主意愿结售汇在2008年就已基本实现,但外界一般认为中国仍存在强制结售汇,其实并非如此,只是有些结售汇被禁止,这主要是针对资本项而言。外管局4月16日发布消息称“强制结售汇成为历史”,很大程度上是表明一种承诺,即回到强制结售汇体制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已基本不存在了。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华夏时报》:由于投资者可以从中获利,炒汇者一定增多,套利空间变大,这是否等于鼓励炒汇?

丁志杰:中国的汇率改革,是一种市场化倾向,就是要让市场汇率发挥基础性作用。而由市场决定的汇率,肯定有升有贬,会对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做出反应,甚至过度反应。也就是说,汇率的波动会加大,这首先意味着存在风险,投资者或投机者首先应该看到这一点。其次意味着在做出正确判断的前提下,通过采取必要的风险管理手段,在某些层面有获取收益的可能。

《华夏时报》:一些企业是否也会寻找对冲工具来对冲汇率波动?

丁志杰:汇率弹性增强、波幅扩大之后,风险随之增加,也会产生强烈的避险需求。由此来看,无论政府、机构或企业,都应协调帮助做好汇率风险管理。对企业而言,应有风险意识和拥有汇率风险管理的人才;对从事外汇业务的机构或银行而言,应以客户的利益为中心开展外汇业务。对政府而言,更重要的是对企业规避汇率风险加以必要的指导,和对于市场上利用波动误导企业的行为予以打击。

外贸或更多偏好使用人民币

《华夏时报》:对于汇率波动性加大,对于现有外贸下滑趋势,管理当局的信心为何逐渐增强?

丁志杰:汇率波动加大以后,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升,透过必要的风险管理,可以消除国际贸易中的汇率风险及其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在汇率风险扩大的同时,可能会鼓励一部分企业偏好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和投资,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汇率波动带来的不利影响。今年中国外贸的目标平稳增长,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再追求增长,而是要保持贸易的相对稳定。

那么,出口退税政策的使用,不会太大,更多的,会通过指导外贸企业关注新的贸易区域开发,更多转向开拓新兴市场潜力,以及对企业生产产品的调整和结构升级,实现出口贸易的升级。

《华夏时报》:会否必然导致外贸出口只能做短平快项目?

丁志杰:如果汇率波动成为常态,确实会对贸易产生一定不利影响,但绝对不会是决定性因素。

更多放松头寸

上限并非不可能

《华夏时报》:新设定的人民币净多头头寸上限是否依然较低?

丁志杰:现在来看,综合头寸区间的放宽,给了银行更多自主权、一定的灵活性和自由度。而一段时间之后,头寸上限进一步放松甚至取消,也是有可能的。

未来可能更多会从风险管理和流动性管理的角度,有一些要求。

《华夏时报》:不用担心汇率会被投资者大幅推高吗?

丁志杰:投资者是逐利的,但如果没有经济基本面支撑的所谓炒作,则最终可能投资者不是获利,而是受损。因此,投资者的非理性可能会出现,但不是一种常态。

在目前中国外汇储备相对充足的情况下,管理当局有足够的管理和调控的能力,可对非理性炒作加以抑制。

可兑换和国际化是相互促进关系

《华夏时报》:据称已有135年历史的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正考虑让交易商们有机会用人民币结算合约,你对此有何评价?

丁志杰: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发展人民币业务,包括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成为很多国际金融中心包括除了中国香港,还有新加坡、东京、伦敦、纽约,甚至一些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关注和兴趣所在。这既体现了对人民币国际化前景的看好,也表明随着中国资本项目逐渐放开,中国的机构、企业和个人有庞大的海外投资和资产配置的需求。

现在,中英金融合作正在出现重要进展,如果一切顺利,必然可以实现互赢。

《华夏时报》:要成为一种独立自主的货币,人民币还要做那些努力?

丁志杰:首先,所谓货币国际化,作为货币发行国,应允许货币的自由兑换,这是一个必要条件。但如果实现完全自由兑换,则货币发行国对货币国际化的约束会丧失。而自由兑换的推进,也会使得约束减少有利于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可兑换和国际化是一个相互促进的关系。

其次,货币国际化,货币发行国不仅要有意愿使其货币成为可兑换货币,还取决于该货币在市场上被认可和接受的程度。由此来看,中国的综合国力,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将使得全球投资者参与和分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的愿望不断增强。

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是长期的。

《华夏时报》:如果说人民币对美元浮动波幅的扩大,波动弹性的增强,既是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也是一次量变,则体现金融改革提速的温州、深圳金融改革试点,会不会更是为达到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人民币国际化改革终极目标而要发生的质变前兆?

丁志杰:我认同这种说法。

泉州癫痫治疗最权威医院
深圳祛除胎记医院哪家效果较好
湘潭癫痫专科医院
儿童癫痫发病原因
河南定做工作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